最近一个武大研究生把自己的一篇郁郁不得志的情绪小作文,发到网上,引起轩然大波,被骂上了热搜。首先,这篇内容就算多么降智、讲的话尺度多大、多可怖、多情绪化都跟别人无关,只要不放在网络流传,根本不会有人理睬,顶多就是一篇日记。

日记是什么,写给自己看的,别人不能未经允许窥视。尺度想要多大就多大,没人管得着。这个人若干年之后回忆起来,还会觉得自己年少轻狂,思想单纯,未经世事,一笑了之。这就跟很多人读书时期一样,都有记日记的习惯,也会为赋新词强说愁。情窦初开,写点儿女情长露骨的大胆想法,属于私人行为。

但是问题就是,公开处刑了。这就涉及到另一个层面的讨论,一个人对当下境遇的不满,利用网络平台,把情绪宣泄出来,是否被允许?或者我换个角度说:这个时代能允许说真话吗?尤其是这个没有信息壁垒,一经发布就可能触达上万、数十万、甚至百万人次阅读的互联网。

真话都是难听的,要摆在台面上讲,需要冒一些风险。部分以此为生的自媒体们,都不会轻易拿自己的饭碗去赌。普通人在网上说真话,如果你是个人维度的小情小爱,微观世界的愤世嫉俗,也会受到一些现实生活郁郁不得志的网络喷子们的网暴。

当然如果你涉及到一些大义凛然的社会批判性话题,那别说,还可能被直接封号,被剥夺自由表达的权利。如果说真善美那一套是清泉,那真话就是泥汤,你必须就着各种脏、黄、浑浊的东西喝下去,才能品到真实滋味,才能更了解这个世界。

为什么真善美的爽文、爽剧,大家都喜欢看?因为这种话不痛不痒,专门设计好,说给芸芸众生听的,不会产生什么效果。难听的话,就是又悲观又现实,又残酷又理性,不可能会舒服,你未必听得了。所以少数人才配得上掌握真理,掌握真理的人才手握开启世界的钥匙。

而纯粹在网上发泄郁郁不得志的这位985武大硕士生,顶着高学历的光环,满篇文章抒发了一位典型孔乙己的肺腑真言,触犯了天条吗?认真看了下作文内容,个人看来主要是两点:

第一、搞起了地域歧视,一个边关小县城被扣上落后戈壁滩县城的帽子。

第二、一个985高学历看不起数百万考公大军的理想职业:选调生。

这叫什么?还没有听过真话的孔乙己二极管思维。真话从哪里来?从现实世界里来,从商业文明来,从你走出学校迈入社会真实经历而来。为什么这几年,互联网上孔乙己长衫这个话题这么火热。甭说真真假假,是不是被炒作放大,肯定是触痛了一些人的真实内心,还特别疼的那种。每每半夜辗转反侧,都会接连失眠。

每一位从象牙塔走出来的人,都应该尽快脱掉这身长衫。因为不管你信或不信,能不能在社会混出来,跟你的学历都没有直接的正相关。不是说读了一所好大学,就懂得了赚钱的道理,出来就能马上一年晋升、两年升官、三年坐上小中层的。也不是说,你一腔抱负,毕业出来想要创业搞大钱,就能直接成功的。

没有九九八十一难,没有过程煎熬,各种泥汤喝到肚子里去,你能产出金币,拉出金屎来?你能创造出别人愿意付费,愿意购买的劳动成果吗?你这个人很值钱,价值很高也算。有没有?包括我自己都要好好想想这个问题。

当然学历不可能是无用的,我聊过两次相关的话题。这里面根本就没有抨击学历的意思,仅是揭露现象很多人就情绪上脑。尤其是部分网友的反应,非常的慷慨激扬,其中有一点尤其是说我这种本科生,没有资格说人家高学历。高学历就是牛逼,没有智商你连高学历的门都摸不到。

先不说别的,你去社会混,老板给你说的比我这个程度还难听,你就受不了了。那你指望听什么,领导跟你说这个孩子很优秀、有前途,好好干?告诉你,这一招比骂人还狠。迷魂汤最蛊惑人心,一碗接一碗地喂。人,假话听多了,连自己都信,最后都是这样过成后知后觉的一生。

确实,高学历一定程度上筛选了学习能力强、出色的人,而且普遍素质都是比较高的。这种公知没有人否认,但是如果你拉不下脸来,真的投入社会经历一些毒打,或者真的去撞一些南墙,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知道,你身上这身长衫有多碍眼了。

我从没有厌恶孔乙己,更多时候,内心反而是一种悲悯的心情,这里面有太多身边人的影子,也有曾经我的样子。看不上挣钱的生意,看不起一开始低薪的工作,眼高手低,无法自洽,花了很多时间,走过了很多大大小小的弯路。

大部分人在真正迈入社会之前,是没有机会听真话的。因为父母不懂,学校也不会教,而真正的社会真相,只有等他去历练,去社会闯关才会懂得。当然这位当事人已经离职,想必也将迈入真实,直面社会。社会这关过了,你才可以真的毕业。我知道对于很多人来说,拿得起,放得下很难。

毕竟长衫穿久了,会跟肉长在一起,时间长了分不清要脱下来的是衣服还是皮肉了。舍得扔掉一些包袱,轻装上阵更管用。那衣服太长,跑起来还慢,影响速度,理解不?